仙城之王

繁体版 简体版
仙城之王 >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回不去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回不去了

崔元综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轰击在朝殿。

震得满朝文武头皮发麻。

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极度骇然,仿佛听见了世间最难以置信的事。

朝殿陷入死寂。

一丝声音都没有,犹如阴森森的墓窖。

那两个字在殿柱间碰撞,化作金石之音回荡在耳畔。

求亲。

很平凡普通的两个字,平凡到每个人都会去经历,无论权贵还是黎庶。

但放在张巨蟒和门阀望族身上,那就是绝对惊恐!

此獠做过什么?

印刷术和改良造纸术,直接挖掘世族的根基,打破世族的文化垄断。

这只是政治软绵绵的手段,那之后就是惨无人道的暴行!

一夜之间抹除河北道四十多家世族豪强,踏上陇西郡将天下第一门阀屠戮殆尽!

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表现此獠跟世族之间仇恨的话。

将土地分给庶民,此獠想打破社会阶级固化,掀翻既得利益集团!

至此,世族跟此獠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不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

而如今,张巨蟒竟然跑到清河郡去求亲?

世间还有比这更荒谬可笑的事么?

但朝殿却无人发笑。

通过崔侍郎平静的神色,以及镇定自若的口吻,群臣隐隐有个骇然的推测。

难道?

“不行!”

尖锐近乎于咆哮的声音响彻大殿,武则天如暴怒的母狮,死死盯着崔元综。

锐利的目光几乎化为实质,如刀锋般带着滔天杀气。

群臣摒住呼吸,生怕被帝王震怒所波及。

他们理解陛下因何愤怒。

天下所有男子都能娶五姓女,甚至是衣衫褴褛的乞丐,只要你有独特本事让门阀望族相中。

但唯独张巨蟒不行!

陛下登基以来,皇权跟世家有过数次激烈斗争,有胜有败,最终双方为社稷而妥协。

可当张巨蟒崛起,其冠不可睥睨的强势和杀伐果断,逼得世家节节败阵,苟延残喘!

博陵崔氏为了求安稳,竟然主动捐粮给朝廷,可想而知世家处境有多困难。

君臣相得益彰,极大挤压了世族的生存空间。

这让天下人明白,张巨蟒这个人有多么恐怖!

谁料。

张巨蟒突然说了一句:

“陛下,臣不跟你玩了。”

这怎么能行?!

你可以死,但你绝不能跟清河崔氏玩在一起!

朝殿陷入诡异的安静。

直到一句话响起。

“敢问陛下,男未婚,女未嫁,有何不可?”

崔元综声音略微急促,显然在威慑下有些紧张。

轰!

轰轰

此言不啻于十八级大地震,像风暴般迅速蔓延在朝殿每个角落。

从崔侍郎的态度,很轻易就能得知。

答应了!

清河崔氏同意张巨蟒的求亲!

这桩政治联姻,简直是强强联合啊!

武则天神情如遭雷磔,太阳穴上青筋暴起,满腔怒火无处喷射而出,厉声道:

“朕不同意,尔等岂敢私下缔结婚约?”

话音落罢,群臣面面相觑。

崔侍郎说了一句让天下人都无处反驳的话。

“男未婚,女未嫁。”

你是主宰天下的皇帝,或许可以干涉其他人的婚事,但也要看看对象。

唐太宗曾经想联姻,清河崔氏直接以门不当户不对为由拒绝,唐太宗无能狂怒,把屈辱吞回肚子里。

张巨蟒,名震万邦,其声望都影响到西域甚至各远处的国度。

联姻双方声望高名气大,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陛下你要出手干涉,除非能找出一个服众的理由。

否则就是让天下百姓看笑话!

就在此时。

“陛下!”

狄仁杰似是想起什么,快步出列,神情严肃道:

“您不是将安乐郡主婚配给中山王了么,双方应该交换婚约了。”

“中山王再缔结婚约,就犯了停妻再娶罪!”

闻言,满殿嘈杂声四起。

是啊!

坊间传言,安乐郡主就是张巨蟒内定的王妃,陛下也在热衷撮合这桩婚事。

武三思愤怒的情绪陡然消失,眼中闪过喜色。

重婚罪!

你这个法外狂徒,犯了重婚罪知不知道?

孤正好借此做文章,狠狠惩治你。

抗婚,就是藐视皇权,算是大不逆!

然后,御座上的武则天表情僵硬,旋即越来越难堪。

武延光,朕要将你掘坟鞭尸!

一切始作俑者都源自那则谣言

裹儿跟武延光有私情。

她听完后,担心臧太夫人心生芥蒂,便主动搁下婚约,先派梅花卫探查清楚。

武延光死于谋杀后,又传来黄袍加身的密信,她哪还有多余心思关注婚事?

没想到就一念之差!

注视着陛下的表情变化,狄仁杰一颗心沉入谷底。

群臣察言观色,也渐渐明白了。

双方压根就没正式交换生辰八字,所以不存在婚约。

既然没有婚约,那张巨蟒想娶谁就谁,无人可指摘。

武则天面色阴沉,冷冰冰道:

“张昌宗,给朕滚出来!”

班列中,大脑陷入宕机状态的张昌宗浑浑噩噩,听到杀意汹涌的一句话,陡然一个激烈。

他战战兢兢出列,满脸抑制不住的紧张。

“生辰八字呢?”武则天死盯着他。

张昌宗喉咙翻滚,艰难蠕动嘴唇,颤声道:

“回陛下,七日前,兄长派人取走了。”

武则天双颊微微颤抖,一双被怒火灼红的眼睛射出两道寒光。

群臣俱是震惊骇然。

这就是张巨蟒!

就在所有人以为此獠束手无策,即将被皇帝太子吞噬的时候,此獠早就有了制衡手段。

心机恐怖至极!

剩下的“父母之命”自然无需再问。

生了这般逆天的儿子,臧太夫人哪会有不顺从的心思?

再说她肯定能察觉到诡谲阴暗的政治形势,自家儿子有倒悬之危,一举一动都牵涉到家族存亡。

别说门阀望族之女,就算人尽可夫的青楼妓女,她做娘亲也不得不举双手赞同。

那这样看来,张巨蟒跟清河崔氏的联姻板上钉钉了啊!

“敢问崔侍郎,是哪个女子?”

突兀,一个容貌儒雅的青袍官员挑了出来。

嚯!

群臣惊愕,这不是卢御史么?

崔元综侧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亲侄女。”

卢御史表情肉眼可见的难看,他怒而戟指:

“崔元伦的女儿?”

见状,满殿文武隐约察觉到一个可能性。

范阳卢氏,清河崔氏,都是五姓七望之一。

门阀望族都是内部联姻,难道他们两家早就缔结婚约了?

御座上的武则天眸光闪了又闪,似是紧张又期待。

果然。

卢御史勃然大怒,脸庞肌肉都狰狞起来了,咆哮道:

“哈哈哈,崔元伦之女早就许配给我们卢家卢俞,一女二嫁,你是在羞辱我范阳卢氏么?”

霎那,满殿骚乱。

没想到没想到。

张巨蟒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别人有了婚约,且范阳卢氏不同意毁婚,那这桩联姻就成不了!

武则天长松了一口气,凤脸笼罩着寒霜,大叱道:

“公然违抗朝廷律法,你们崔家作何解释?”

崔元综沉默片刻,淡淡道:

“他死了。”

这句话说得很平静,却听得群臣遍体生寒。

谁死了?

卢家卢俞。

谁杀的?

不言而喻!

这就是生杀予夺的张巨蟒!

这就是冷血无情的张巨蟒!

区区蚍蜉还敢挡路?

那抱歉,请去黄泉路上走一遭。

卢御史如坠冰窖,面无血色,整个人剧烈颤抖。

似乎无法接受这个噩耗,自家族人像猪羊一样被肆意宰杀。

“张巨蟒滥杀无度,罪恶滔天,臣恳请陛下治其罪!”

武三思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慷慨激昂地进行弹劾。

你以为陛下还会庇护你?

单凭杀人的罪名,你现在就扛不起!

群臣望着武三思的眼神,就像看傻子一样。这储君也太幼稚了吧?

证据呢?

谁能证明此獠杀人?

况且眼下这个特殊形势,没证据定罪,落在天下人眼里,就是蓄意栽赃!

武三思似是想通了这个关节,脸色变得铁青。

殿内的世族大臣叹气一声。

世家联姻有个规矩,婚约其中一方身死,婚约自动废除。

传承千年的门阀望族,难道还会搞冥婚这一套不成?

这样看来,张巨蟒跟清河崔氏的政治联姻,已是既定事实。

除了双方,谁也无法再更改。

武则天汹涌的怒火,几乎要冲出胸膛,冷笑连连:

“好!好!好啊!欺朕太甚!”

铺天盖地的杀意席卷朝殿,随时都有可能掀起血雨腥风。

群臣看着陷入失控状态的陛下,皆是脊骨发寒。

张巨蟒跟清河崔氏,影响实在太大了!

此獠有惊世骇俗的能力,清河崔氏底蕴深厚。

两者结合,会酝酿出什么阴谋?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他们,一个有冠绝天下的能力,一个有声望有钱粮有人。

一旦野心滋长,会发生什么?

况且清河崔氏是有前科的。

别看他们现在只重视德业儒教和文化传承,两百年前,清河郡最显赫辉煌,直接控制了拓拔氏的北魏政权!

原本张巨蟒就够可怕了,再加个清河崔氏,陛下还能睡得安稳?

殿前的狄仁杰神色黯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陛下制定的这场以透支信任、感情为代价的游戏,已经完全落入下风。

通过跟清河崔氏联姻,中山王向天下传达两个隐秘信息。

第一,他不是只能依靠皇权的孤臣,他也能跟皇权划清界限。

第二,皇权跟世家的斗争,他再也不会插手,哪管它河水滔滔?他现在只在乎自己。

狄仁杰暗暗叹息一声。

怪就怪那个朱老二,戳破了君臣内心极力去回避的东西。

这个小人物,让君臣走向对立面,让天下局势变成迷雾。

其实作为为数不多了解内情的人,狄仁杰不会去责怪中山王。

站在中山王角度。

我做错了什么?

灭掉陇西李氏,镇压了旧唐的最大势力。

之后又火急火燎入侵吐蕃,为大周帝国开疆扩土,天下百姓扬眉吐气。

一刻不停歇,接着打叛军,为朝廷平定内部叛乱。

回过头还得被武家悍卒暗算。

军营校尉一气之下,说出了黄袍加身。

好,为表忠心,我忍痛杀了心腹,掐灭存在的隐患。

陛下你不放心,谋划了一场大戏,立太子来削弱我。

那可是我的仇人啊,他是储君,我如果杀他就是弑君,就是让天下唾骂的反贼。

不过,为了维护君臣关系,我甘愿将兵权交给魏元忠。

可是你越来越过分了,刻意容忍武三思欺压神皇司,又是纵火又是抓人,还将福利机构弄得乌烟瘴气。

完全是践踏我的心血,将帝王的凉薄血淋淋展现在我面前。

我还敢孤身入京么?

一头撞进这里来,就是无休止的被动,甚至是性命之灾。

假如我愿意引颈待戮,愿意剖开肚子挖出心给你看看忠诚,愿意奉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原则。

可我满目皆敌,我死后,你能否保我家人无恙?

你百年后,继位者会不会保我家人?

你也不确定吧?

所以我要拿全家的性命,来守护所谓的忠诚。

可能么?

既然不可能,那我不会束手就擒,总得有底气来威胁你。

想到这里,狄仁杰说不出的惆怅。

连他都能推测中山王的心理变化,陛下肯定可以。

中山王终归没有做忘恩负义的事。

其实站在陛下角度,就更简单了。

威胁到皇权就是死路一条,纵观史册,多少皇帝杀太子杀皇子?

帝王谈感情是奢侈,双手沾满血腥才能称之为帝王。

中山王有颠覆社稷的能力,不管他有没有想过造反,都要扼杀在摇篮里。

“退朝。”

心平气和的声音打断了狄仁杰的思绪。

群臣皆望向御座,只见陛下目光深邃,表情无波无澜。

看上去从愤怒的情绪中恢复了,但所有人都清楚。

这般冷静漠然的陛下,才最为可怕!

蹬蹬蹬

轻缓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朝殿依然陷入沉寂。

这半个月的震撼程度,甚至超过他们一生所经历的事。

虽然身在事外旁观,但也都难免心惊肉跳。

他们又一次感受到张巨蟒强大魄力和非凡手段。

天下都是棋盘,万物皆可为棋子!

曾经势不两立的门阀望族,也能与其联姻。

抛弃神皇恩眷,不再以孤臣形象立足世道。

“君臣博弈要拉开帷幕咯,陛下终究还是养虎为患。”

有大臣低声细语,身旁的同僚相继点头。

就算张巨蟒进京,陛下敢轻易杀此獠么?

以什么理由?

此獠名震天下,不管是善名还是恶名,总之此獠是天下人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没有理由,何以堵住悠悠众口。

倘若编纂一个借口,借太子之手除患,真的敢动手么?

谁知道此獠在清河郡准备了什么反制手段?万一此獠有难,那些暗地里的东西就会爆发出来。

来源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大的威慑。

“张巨蟒怎么如此放肆啊,此獠不明白君为臣纲的道理么?”

宋之问忍不住满腔的愤怒,破口大骂。

群臣闻言冷笑。

为皇帝宁可去死,这是张巨蟒的作风么?

何况君为臣纲后面还有“君不正,臣投他国。”

要是此獠不怕被戳脊梁骨,不怕被千夫所指,顶着叛国罪投奔异族,那大周社稷才是真的危险。

陈子昂用微弱的声音感慨:

“力主拓新者不得善终,顺势苟活者得以周全。”

作为寒门臣子,当然不想看到中山王跟门阀望族走到一块。

但他能理解,陛下借武三思之手如此逼迫,中山王不得不反击保全性命。

殿中的崔元综整理衣襟,转身朝殿外走去。

刹那间。

唰唰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