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城之王

繁体版 简体版
仙城之王 > 柯学验尸官 > 第577章 美救英雄

第577章 美救英雄

林新一此刻很是踌躇不前。

虽然他心里清楚,爱尔兰其实很“怂”。

不然这家伙也不至于端着冲锋枪来找他,而不是去找琴酒。

但狗急了还会跳墙。

更何况这还是一只身上带着炸弹的狗。

暂不动手还有沟通解决的希望。

万一贸然冲上去把对方揍狠了,欺负得绝望了,让他一个激动真把炸弹给点了,那

负责收尸、验尸的法医同行,这两天恐怕就要没什么食欲了。

林新一回忆起自己见识过的爆炸案尸体,语气顿时变得更加缓和:

“这位先生。”

“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聊。”

“聊聊?”爱尔兰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你是想拖延时间,等那些被你甩开的警察找过来支援吧?”

“别妄想了就凭那些废物?”

他早就在暗中观察过了:

现场来的静冈县县警人数虽多,但大多数都是没有配枪的鉴识课勘察人员。

少数几个搜查课的刑警倒是随身配了枪械。

但凭这些地方基层刑警的作战训练水平,还有他们那性能着急的警用新南部左轮再来多少人,他都无所畏惧。

更何况

“你也没机会等到支援了。”

爱尔兰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蓦地收紧,像是下一秒就要将林新一打成筛子。

林新一霎时间寒毛直竖。

说实话,其实单单是那一只微型冲锋枪,他还不算太过害怕。

虽然他现在还不是步枪境高手,躲不过冲锋枪迅猛密集的弹雨。

但凭借他如今燕双鹰级别的身体素质,又有一身李元芳同款的内力护体

只要子弹不是直接命中要害,就算身上挨上几发子弹,他照样有重伤不下火线、残血反杀敌人的持续战斗能力。

甚至就算是子弹直接命中要害,他估计也能再硬生生地撑上好几分钟,在镜头下、在女朋友的怀抱里,交代完遗言再死。

可那又怎么样呢?

武功高倒是能敌过洋枪。

可C4炸弹爆轰波的最初速度

秒速8050米。

那么他要用怎样的速度,才能让死神追不上自己的步伐?

真硬拼着把爱尔兰揍趴下了,鬼知道他会不会被刺激得化身自爆卡车。

所以

“等等!”

林新一还是决定做出最后一次努力,尝试用对话的方式解决问题。

他抢在这最后关头,大声喊道:

“你的仇人不是我!”

“嗯?”爱尔兰动作一滞。

这意有所指的话语,让他本能地产生了些许好奇。

但林新一接下来说的,却是他心里早就知晓的事实:

“这位先生,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杀害枡山宪三的人,是他、也应该是你的同伙。”

“而我只是尽了一个警察的职责罢了。”

“我不仅没有杀枡山宪三,甚至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我都在竭尽全力地保护这个家伙。”

“所以你为什么要找我报仇,而不是去找那个开武装直升机的家伙?!”

林新一语气坚定地迅速发动嘴遁。

又目光炯炯地看向爱尔兰。

逼他正视这个他一直逃避着的问题。

让他自责、羞愧,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喊什么报仇。

而爱尔兰的反应却是

“谁说我没有找他们去报仇了?”

爱尔兰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上满是骇人的快意:

“那天对枡山先生下手的人,都已经被我干掉了。”

“而你,只是他们之中的最后一个。”

林新一:“”

他万万没想到,这爱尔兰看着浓眉大眼的

竟然还欺负他不懂行情,在他面前吹起牛来了。

你杀了琴酒?

我看你连伏特加都不敢动吧?

琴酒要是已经挂掉了,那贝尔摩德这些天打电话汇报工作的那个人是鬼吗?

可恶

本来打算用嘴遁让对方内疚、自责一番,认识到自己逃避现实、捉大放小的懦弱。

可爱尔兰这么一装B,搞得他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眼见着面前的这个“琴酒杀手”又要扣动扳机,把冷战升级成热战,林新一只能无奈发声:

“够了!”

“你说你已经杀掉了其他仇人?”

趁着这里位置比较偏僻,周围暂时还没人跟来,他悄然压低声音,对爱尔兰说道:

“可据我所知”

“琴酒他,好像根本就没死吧?”

“你?!”爱尔兰蓦地瞪大了眼睛。

紧接着就是大脸一红。

在从林新一口中听到“琴酒”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

自己刚刚已经把仇人全都干掉的装B言论,已经像狂风中短裙少女的胖次一样,被尴尬而羞耻地曝光了。

林新一知道琴酒,也知道琴酒没死。

更知道他根本没有胆量找琴酒报仇,只敢欺软怕硬地来这里找警察麻烦。

这让爱尔兰难堪到了极点。

他那种冷血复仇者的强大气场,也就此毁于一旦。

他甚至都有些不好意思再把枪口对准林新一。

因为林新一已经看穿了,他所谓的复仇不是勇敢,而是懦弱。

“等等”爱尔兰只能在羞耻中强行转移话题:

“你你是怎么知道琴酒这个名字的?”

这既然为了缓解尴尬,也是为了解决心中困惑。

因为林新一认识琴酒。

还知道琴酒就是那天空袭东京的罪魁祸首。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情报。

“你到底是谁?”

爱尔兰死死地盯着林新一。

而林新一只是将声音压得更低,神秘地微笑道:

“别紧张,我是自己人。”

“自己人?”爱尔兰惊疑不定。

“没错。”林新一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

“我就是组织打入警视厅高层的卧底!”

爱尔兰:“”

他一阵沉默,然后

“胡说八道!”

他在组织干了一辈子,组织的情报工作是什么水平,他难道还不清楚么?

别人家的假酒是酒精兑水。

他们家的假酒,喝了那都查不出酒驾。

不被曰本公安渗透到高层就不错了,还往警视厅高层掺卧底?

“我真的是卧底”

“你不是!”

“我真是”

“真是你还抓枡山先生?”

“还逼得琴酒狗急跳墙轰炸东京?”

“还让组织被迫断尾求生,舍弃了枡山汽车集团至少200亿日元的财产?”

爱尔兰对他怒目而视:

“世界各国情报组织围攻组织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人能像你一样,一次行动就对组织造成这么大损失的。”

“就这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组织卧底?”

“额”林新一有些尴尬。

好吧他这活干得的确不是很漂亮。

但他真的是卧底啊!

“我看你根本不是卧底,而是曰本公安的线人。”

“林警官,凭着一些从曰本公安那里弄来的组织情报,就想大言不惭地在我面前装自己人?!”

“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啊,混蛋!”

“靠!”林新一的脸彻底黑了。

又是这样

他都直接说了自己是卧底。

怎么就没人信呢?

林新一还想再解释什么,让对方认识到,自己也是有琴酒大哥罩的要是你不敢动琴酒的话,那就趁早离他也远一点。

可这时不远处已经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听就是那些警察已经找了过来,马上就要赶到现场支援了。

林新一如果再说一些组织的细节,自然是可以说服爱尔兰,让他相信他是组织卧底的。

可那样不也是在横沟参悟等一众曰本警察面前,自曝了犯罪分子身份么?

到时候他倒是不用担心爱尔兰了。

说不定还得跟爱尔兰一起扛着炸弹逃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