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城之王

繁体版 简体版
仙城之王 > 三国之谋伐 > 第二十九章 邪魅一笑

第二十九章 邪魅一笑

曹操来临淄,刘备从前线回来,亲自去迎接。结果一进城,瞬间变成追星现场。

作为青州军民拥戴的州牧,世人最尊敬的有德之人,刘备才露面,百姓们就蜂拥而至,将他团团包围,献上各种礼物。

以至于交通一时堵塞,城内外来往车辆百姓,都不得不绕道而行,管理街道的督盗衙役纷纷出来维持秩序。

不要以为古人不追星,潘安每次出门都收成吨的礼物,卫阶走在大街上天天被粉丝团围观,谢灵运是曹植的迷弟,李白又是谢灵运的粉丝,同时还和孟浩然不清不楚,只有杜甫整天酸得吃柠檬。

所以在古时候那种信息不发达的社会,一旦出现某一个大众崇拜者,那可比后世所谓微博追星狂热得多,不仅遭到众人追捧,还很容易诞生大量文学作品,填补艺术空白。

当然,现在不流行诗词,所以倒没人为刘备陈暮他们写诗。

但谁知道千百年后,会不会有人写下“秦皇汉武,略输文采,世祖昭烈,稍逊风骚,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样的名篇佳作出来呢?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刘备无可奈何地开始往州牧府艰难地挪动。

好在周围有护卫与诸多官府人员维持秩序,不然的话都有可能遭到踩踏事故,一直等到进入府邸之中,大家才消停一会儿各自散去。

一行人进入前庭,曹操四下张望,就看到刘备的州牧府邸竟然只是普通的一个小院落,不由感到暗暗惊讶。

虽然比之寻常人家,算是不错了,是个三进三出的宅子,但也顶多像是个富裕一点的家庭,完全看不出州牧府邸的样子。

要知道,如今这乱世,很多权贵之人一旦坐拥一方,立即就会奢靡成风。

如陶谦在徐州的府邸就很奢华,占地七八亩,朱门高墙,房屋连舍,精美无比。还有徐州巨富麋竺家,光奴仆就上万,可以想象他家到底有多大。

就连那不过是占了广陵一地的笮融,修的宅子竟也堪比皇宫,高门大院亭台楼阁无数,里面藏着无数掠夺来的财富。

相比之下,刘备的家就显得亲民许多。

前庭不过宽五六丈,长七八丈,差不多是240个平方,然后就是前厅、中堂、后院,三进三出,林林总总加起来总共占了不到一亩地。

虽然一亩地的宅院在后世可以说是大豪宅,但要知道现在可是东汉。

东汉人口才多少?

人均占地面积是后世的31倍。

可以说,地广人稀这个出自《汉书》的成语,就是当时最写实的形容词。

普通人家可能没那么讲究,但秦汉时期豪门大家的建筑物都以壮丽为美,很多豪强在城里的宅院都是两三亩起步,在城外的庄园更是占地数公顷。

因此这样一看,刘备家跟那些大豪强一比,穷酸得像个乞丐。

“让孟德兄见笑了。”

见曹操在院中四下张望,刘备指着院中一颗数百年的榕树,颇有些凡尔赛般地先抑后扬道:“这里原来是刺史府邸,当年元礼公为青州刺史,不喜奢靡之风,因而选了一间瓦房陋室为刺史府,当时整个房屋只有这前厅和这庭院,元礼公便常在这院中树下办公,处理青州事宜。

“后来长玄公、德谦公、子琰公等大贤在任,也因一直仰慕元礼公之德高而没有新修殿宇,等到我四弟任刺史时,见房屋实在是简陋了些,才扩充到现在这般模样,后来我为州牧。也常有人劝我重新修葺府邸,扩充宅院。”

“但我见此树巍峨高大,华盖似伞,就总是感慨千万,犹如亲眼见到元礼公当年秉公为民之风采,因而也便没有重新修葺府邸。今日不想孟德兄前来,倒是让孟德兄见笑。”

说着刘备还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而这笑容之中,还夹杂着丝丝得意。

这可是天下楷模,八俊之首李膺住过的房子。

荀氏八龙中最出名的荀爽都以为李膺赶过车为荣,而自己,却是直接住了元礼公曾经住过的房子,这份殊荣,可是比荀爽强得多。

一旁早就溜达回来的陈暮看穿了老大哥那点炫耀的小心思,听到他的话,不由饶有兴趣地望着刘备。

哟。

华盖似伞?

老大哥这是又回忆起幼年“羽葆盖车”的豪言壮志了吗?

好啊你个大耳贼,还说你不想当皇帝?

露馅了吧。

当然。

他也只是心里随便想想。

很多人看《三国志》这一段还以为刘备从小就怀有当皇帝要造反的梦想。

但实际上“羽葆盖车”并不是皇帝的专属,羽葆就是天子出行的仪仗队所用的伞盖,由各种鸟羽制成。

包括刘备刚才说的华盖似伞,跟羽葆本质是一样东西。

只是伞盖和羽葆虽然说大部分时候都是皇帝在用,可三公以及大将军,也是有资格使用的。

像历史上汉灵帝刘宏阅兵的时候,就做了两个高台,一个大高台,一个小高台,汉灵帝站在大高台上,用的是大伞盖。何进站在小高台上,用小伞盖。

包括三公出席重大活动,或者奉命出使的使节,都可以用羽葆盖车。

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并不能证明刘备是打算从小就造反当皇帝,只能说志存高远,有出人头地的心思。

“原来如此。”

曹操听到刘备的话,倒是没听出弦外之音,不由将一开始的惊讶转变为艳羡。

要是普通宅子,那自然就没什么好说的,确实让人见笑。

可要是历史名人的宅子,特别还是李膺这种才刚刚去世二十多年,影响力还极大的近期名人,更加不一样。

文化底蕴这种东西,不就是在这方面突显出来的吗?

侍卫就在外面,刘备曹操陈暮郭嘉四人就进了前厅,由于是老友会面,荀彧沮授他们就不用过来了,因此在场人不多,屋内也不显得拥挤。

李膺当年就只有前厅这一间房,现在稍微扩充了之后,好歹能做个正常的客厅来用。众人分列而坐,刘备高居上首。

等到坐好之后,就有侍从上了酒宴,刘备端起酒杯,笑着说道:“孟德兄,请容小弟尽地主之谊,请!”

“请!”

几人同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很快酒宴就有了温度,大家说说笑笑,又忆起曾经的往事,从黄巾之乱,再到董卓乱政,一时感慨千万,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主要是刘备曹操陈暮三人在说,郭嘉因为跟刘备不熟,所以一直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而已。

刘曹陈哥几个认识了十二年了,从中平元年,也就是公元184年,到如今兴武三年,也就是公元196年,整整十二年间,从讨董将领到同朝为官,又到如今地方诸侯,也算是患难与共,有过革命友谊。

特别是陈暮,他是永康元年,也就是公元167年出生的人。当年黄巾之乱,十七岁就出道,如今再过数月,就要满二十九岁,马上就要奔三十的人,人生已经过去小半。

但这乱世好像永无止境一般,至今都没有平息。让他多有感慨,像是喝多了一样,一杯接着一杯,脸色通红,醉醺醺不停地向曹操劝酒。

“孟德兄啊,遥忆那年,天下大乱,我与大哥二哥三哥桃园结义,开始讨伐黄巾。”

陈暮喝着喝着,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曹操痛哭道:“当时我们不过五百青壮,南征北战,死伤不知多少,才最终得天子赏识,入洛阳进鸿都门学,后出于青州,治理地方,又回洛阳,担任尚书令。”

“那时仕于康帝,我以为可以一展才华,创造一个太平盛世。不料康帝仓促驾崩,留下诸多后患,朝廷难以维系。两宫太后争权夺利,大将军与宦官之间又互相杀戮。”

“袁绍带兵剪除了宦官,平了宫廷之乱,哪知道接下来又是董卓造逆,先帝蒙尘。后来讨伐了董卓,可此时之天下,早已非当初之天下。”

“那些诸侯不思报国,反而人人称王,分疆裂土,反怀篡逆之心,最终让大汉变得今日这般田地。”

“凡此种种,我不能阻之,不能平之。皆为我等臣子之罪也,可悲,可叹矣。”

说完之后,陈暮似悲怆不已,咕噜咕噜又喝了一杯酒。

曹操看着自己的宝蓝色绫罗绸衣沾满了眼泪和鼻涕,嘴角不由微微抽搐,很想一把把他推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